馬爾斯-波士頓遊學,舊金山遊學,條件式入學,名校遊學,名校MBA

波士頓遊學︱今年暑假遊學 名額最後倒數

暑假放孩子在家中不放心,還想把孩子關在補習班嗎?讓孩子在歡樂中提升競爭力,同時培養外語能力與國際觀,「遊學團」已是現今學生假期規劃的新主流。波士頓遊學

全球化的競爭下,擁有語言優勢與國際觀是每位家長亟欲培養給孩子的能力。隨著暑假逼近,愈來愈多家長開始規劃孩子的暑期活動;計畫出遊、才藝夏令營、甚至出國度假!其實,提昇孩子的競爭新優勢,打造孩子放假的國際環境,遊學團已經成為現今學生假期規劃的新主流,除了讓孩子增廣見聞外,更有助於日後升學。許多學生及家長都非常早就開始規劃暑假遊學,因為有經驗的人就知道,受歡迎的地點或課程形式,在五月初之前名額就已經所剩無幾。

回想一下,自己什麼時候才了解到純正的英式和美式生活,還記得第一次接觸這些異國文化的感動嗎?現在這些感動,都將成為孩子未來發展的動力。讓孩子前往佛羅里達、蒙特利灣和舊金山這些美國多元文化大城了解何謂美式生活,與愛心接待家庭一起與美國人上教會做禮拜、庭院烤肉派對甚至一起去參加親戚的婚禮,深入美國人的在地生活,為人生提早開啟世界觀。全台知名的遊學教育機構EF有超過40種以上的團別供學生選擇,從兩週到六週的課程長度都有,學員也可以選擇自己是否要搭配旅遊行程,一次暢遊美國東西岸的雙城遊學團也是選擇之一。波士頓遊學

每個學生參加遊學的考量不同,EF貼心為不同需求的學生建議不同的課程規劃。針對單純想要出國學習語文,在課外時間與行程皆自行安排計畫的學生,可以參加「純粹課程團」,獨立體驗異國文化。參考團別:美國紐約B(已額滿)、舊金山B、波士頓C、英國倫敦B、布萊頓A(即將額滿)及慕尼黑團(即將額滿)。波士頓遊學

至於想要在課外也搭配教育旅行的學生,也可以選擇上課+週末旅行團或是上課+五至八天旅遊團,在課外時間,由EF校區當地活動輔導員領隊,進行深度的景點探訪,有別於台籍旅行社的觀光模式,學員將有機會將語言學習及應用融入旅遊中。參考團別:美國、英國、紐澳等超過20個團別。

 

原文來自http://market.ltn.com.tw/article/1093

波士頓遊學︱波士頓食客最慷慨

為了解美國的餐飲趨勢,谷歌和Zagat一起做評價排行餐廳評價服務的調查。根據「美國餐飲現狀」報告,波士頓食客是最為豪爽的食客,付小費最高。波士頓遊學

當波士頓市民外出就餐,他們一定會付小費。從全國範圍來看,美國人平均付18.9%的小費,但波士頓市民出手闊綽,遠超平均值,小費率為20%。

而最小氣的城市是聖安東尼奧市的市民,他們低於平均水平,只付17.1%的小費。波士頓遊學

不幸的是,波士頓也是全國外出吃飯平均成本最高的城市之一。紐約以人均消費每餐飯48.44美元排名榜首,波士頓人每餐平均人消費43美元,仍遠遠高於全國平均水平的36美元一餐飯。波士頓遊學

波士頓食客每次外出吃飯會開銷很大,但據調查,這裡的居民外出就餐頻率比其他地方少。不包括早餐,全國平均水平是每週外出就餐4.5次,而波士頓居民平均每週外出就餐只有3.8次。(大紀元記者曾為一編譯)

原文  http://www.epochtimes.com/b5/16/2/12/n4638767.htm

波士頓遊學,舊金山遊學,條件式入學,名校遊學,名校MBA

波士頓遊學︱退而不休 人生才開始

5點天還沒全亮,公園內就開始聚集晨起運動的民眾,這邊有人打太極拳、那兒有人跳國標舞,還有人就在低的圍牆上擺上棋盤開戰,享受車水馬龍前的寧靜。

國研院科技政策研究與資訊中心依據內政部的資料統計,南投、雲林、嘉義3縣是全台最老的縣市,65歲的人占比達15%、16%、17%,但包括台北市、宜蘭縣、苗栗縣、屏東縣、台東縣、花蓮縣、澎湖縣等7縣市也不遑多讓,高齡人口占比均達14%。

政策中心助理研究員李國安分析,縣市人口老化與偏鄉有關,工作機會少,年輕人只好到其他城市就業,「家鄉只剩比較年輕的老人照顧更老的老人」。

「一定要熱騰騰的送到」,今年近63歲的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志工鄭建業陪伴他10多年的機車,風雨無阻送餐給獨居老人,他行前打開便當一一檢視菜色,「這位奶奶不吃吻仔魚」;他說,自己快遞的是「溫度」。

從高工畢業後,一年365天幾乎睜開眼就是工作,47歲卻因士紙台北廠房外移無奈領了資遣費離開,因為當時仍有經濟壓力,鄭建業轉業至保全人員2年,後來兒女可以獨立後,他毅然而然從職場退休,「每天做自己喜歡的運動、睡覺,好開心」,但不久就開始懷疑「這是我的退休生活嗎?」

和他同歲數的謝小姐在49歲離開職場,揮別每天錙銖必計的金融圈,第一件事就是報名社區大學學習攝影,也開始重拾書本,準備了一年後,她和女兒一起飛到美國波士頓,女兒念碩士,她遊學、探險,圓了年輕時留學的夢想。波士頓遊學

李國安指出,國內因為產業結構改變、企業併購及年金制度的設計等因素,造成「晚進早出」的現象嚴重,加上醫療技術益趨精良,國人平均壽命愈來愈長,退休生活的規劃愈來愈重要,也有人再戰職場第二春。

不過,他說,高齡轉業還是要看退休者的經歷,加上國人又有「面子」問題及企業主心態,藍領階級轉業不易。據民間業者統計,台灣退休族群多數為閒賦在家或當志工,能轉業成功的多為有專業知識的白領高層主管,可再擔任公司或財社團組織的顧問,傳授經驗。

鄭建業就是眾多志工中的一員。他觀察,國內的高齡人口愈來愈多,子女忙於工作連父母出現初期失智症狀都不知道,父母可能從早到晚都是一個人吃飯,為了回饋社會,他開始幫忙送餐給獨居老人,每天利用短短10分鐘噓寒問暖,這些用餐的老人更是眼眼巴等著他講講話。

不同於志工人生,謝小姐回台後則積極準備開生機飲食的小店,她說,自己重視健康,也希望更多人知道如何吃得健康又便宜,因此她積極和各地小農接洽、試吃,還先在通訊軟體LINE上開團購群組,每天忙得團團轉卻樂在其中。

曾經撰寫過「由統計資料看人口老化問題」研究報告、自己也將屆退休之年的國研院政策中心副研究員黃財丁說,或許就像好萊塢電影「高年級實習生」一樣,退休後不僅只有含飴弄孫、遊山玩水,而是要在退休之後找到一個新的生活重心,就不會頓生空虛之感。(中央社記者林孟汝台北1日電)

原文   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退而不休-人生才開始-014409993.html

波士頓遊學,舊金山遊學,條件式入學,名校遊學,名校MBA

波士頓遊學-美國“狼媽”攜子遊學以苦為樂 折射教育理念碰撞

如今,“虎媽”、“狼爸”一類的家長層出不窮,教育方式在中國家長中似乎出現了兩個極端,有的一味地寵溺誇讚,有的則標榜“棍棒底下出才子”。追訪美國三兄弟在中國一個多月的遊學之旅,媽媽葉塞尼亞的種種做法好像也有“狼媽”之嫌:家境富裕,卻讓孩子們睡蒸籠一般的宿舍,頓頓面條,涼水衝澡,學武術摔得渾身是傷……這是為了鍛煉孩子意志故意給他們找罪受嗎?葉塞尼亞並不這麼想,對她和他們一家來說,這是一種很自然的生活方式,她的口頭語是:“很艱苦,但是很有意思!”讓孩子們經歷各種生活,各種環境,這本身就是一種生活的樂趣。然而,她的想法在中國卻屢屢碰壁,這讓她有點迷茫,而這正反映了兩種教育理念的碰撞。
  葉塞尼亞帶領三個兒子的中國遊學之旅進行了一個多月,從上海輾轉河南,最後一站是北京,本來他們打算在什剎海體育學校繼續學習一段時間的武術,卻因為在北京沒有找到合適的寄宿家庭而不得已取消了這個計劃。
  一聽說是三個美國男孩尋找在北京寄宿的家庭,很多家長都表示了很大的興趣,紛紛詢問具體情況,但最終卻沒有一家真正把他們接進家門。他們的顧慮是:“三個孩子住在家裏,起碼要給他們單獨的房間或者一個比較大的房間,準備三張床,照顧好他們的飲食起居。”不少家長覺得自家條件不夠好、地方不夠大而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  實際上,葉塞尼亞和孩子們對寄宿條件的要求非常低,“孩子們可以睡客廳,睡沙發,打地鋪,這些我們都嘗試過,甚至以前我們還在人家院子裏搭帳篷寄宿,我們需要的只是一個落腳的地方,孩子們生活都完全可以自理,並不需要特別的照顧。”
  和中國孩子出國遊學動輒住五星級酒店不同,葉塞尼亞帶著三個兒子在世界各地旅行,幾乎從來沒有住過酒店,對她來說,全世界的五星級酒店都是一個模樣,有什麼意思呢?寄宿家庭、學校宿舍這些地方是他們的首選,在這些地方能迅速融入當地人的生活,結交新朋友,這些正是旅行最大的樂趣。河南武術學校的宿舍並不是他們住過的最簡陋的地方,在媽媽的帶領下,孩子們已經習慣于自己動手,因陋就簡,打理好自己的生活。
  葉塞尼亞告訴記者,她一直酷愛旅行,有了三個兒子之後,帶著他們走世界更成了一家人的興趣。她的丈夫斯蒂文畢業于哈佛醫學院波士頓遊學,現在是資深兒科專家,收入不菲,他們有條件享受相當奢侈的生活,但是她和孩子們選擇了另外一種生活方式。“當我丈夫在加利福尼亞工作時,我自己帶著三個幼小的孩子生活在千裏之外的哥斯達黎加海邊。每天要騎著馬去市場上買菜,塵土飛揚。左邊挎個大兜兜著Kekoa,右邊挎個小兜兜著Kikko,Nakai坐在我前面,最前面還得留點兒地方放菜。家裏沒有冰箱,沒有電視,吼猴在窗外叫個不停,半米長的大蜥蜴在鐵皮房頂上跑來跑去,有時好幾只在上面打架,可吵了!”問她為什麼要這樣,她說:“異域生活很艱苦,波士頓遊學但是真的非常有意思!”
  她講到2008年初到北京的時候,她和孩子們都不會說漢語,把孩子送進國際學校會省很多力氣,但她卻打算把孩子送到普通的小學和幼兒園。“來中國卻要上國際學校,天天說英語,那還有什麼意思!”當時,他們全家五口人掌握的中文全加在一塊,也不過三個:“你好”、“謝謝”和“美國人”,葉塞尼亞堅持了自己的想法,三個孩子很快適應了中國的生活,並學了一口流利的漢語。
  在新西蘭,他們經常到森林裏露營,搭帳篷的任務是三個孩子獨立完成的。“他們大了,應該幫大人做些事情。”葉塞尼亞說。撤離的時候,行李裝進大包後,爸爸爬上車頂,讓孩子們把那些大包舉給他。這幾個包都挺重,不過孩子們喊著號子還是一個一個地舉了上去。最後只剩下最重的那個,他們使出吃奶的勁兒只能抬離地面。三個孩子站在那裏商量了一陣兒,改變了策略:他們先合力把那個大包抬起來,然後老二老三咬著牙撐住,老大爬到下面,在弟弟們的幫助下,先是用背然後用肩把大包一點一點地頂起來。最後這三個小家夥居然成功地把如此重的大家夥舉了上去!
  這些故事對中國家長來說,似乎有些不可思議,然而中國家長的故事,對葉塞尼亞來說,也同樣不可思議。“有一次我去一個朋友家,她的孩子兩個半月了。她不用上班,還雇了個保姆,她媽也搬來幫忙,我看她老公一下班就忙著給孩子換尿布洗奶瓶。可三個半人一起照顧一個嬰兒,怎麼所有的人還都說累得要命呢?在哥斯達黎加,我一個人照顧三個兒子,還有時間在網上自學高級護理課程呢!”
  葉塞尼亞說,在北京生活的時候,波士頓遊學“小心”和“穿衣服”是他們一家人最先聽懂的中文。他們在湖邊散步時,每次都有N個中國人好心地對她說:“讓孩子小心點兒,多危險啊!”才智的老師打過三次電話,說“讓才智媽媽多給孩子穿點衣服!”葉塞尼亞聽到這些總是一臉茫然。
  葉塞尼亞對教育孩子有自己的原則,她認為波士頓遊學,只要不傷及甚至是不明顯傷及自己或者他人,就不要去約束。葉塞尼亞很喜歡從前那個愛和孩子們瘋玩的加拿大籍“男阿姨”喬,對那個在國人看來非常盡職盡責的中國保姆則頗有微詞:“她老是對孩子們喊‘不要做這個’、‘不要做那個’,弄得孩子們都不知道該做什麼!”她也很委屈波士頓遊學:“為什麼中國公園的管理人員不讓我的孩子們爬樹。他們是孩子,是男孩子,應該讓他們高高興興地玩兒!”
  美國孩子的自由有時候也到了在中國人看來簡直是“禍害”的地步。在公共場所亂跑亂跳,滿地打滾。在家裏,哪怕只有10分鐘玩耍時間,他們也要把幾大箱子的玩具抬出來,全部倒在客廳地上。父母不嫌亂,但事後他們必須自己收拾好。自己的事情自己做,這是美國家長毫不含糊的!
  雖然經常對孩子的“胡作非為”視而不見,但葉塞尼亞非常重視的一點,那就是孩子的禮貌!孩子們如果直接說:“給我一杯酸奶”,“我有一個問題”,家長總會嚴肅地、一字一頓地說:“請給我一杯……”,“對不起,我有一個……”孩子馬上明白犯了錯誤,于是加上“禮貌用語”重復一遍。
  帶著一點迷茫和遺憾,沒能在什剎海體校學習武術,葉塞尼亞和她的三個兒子離開了中國,結束了他們的遊學之旅。
文章來源:big5.xinhuanet.com/gate/big5/news.xinhuanet.com/abroad/2012-11/09/c_123932150.htm